首頁 > 新聞頻道 > 民生

新聞線索在線提交

從跟風搶購到“胡辣湯自由”

來源: 2020-03-27 06:41:26
  • 關注官方微信

  • 天天315維權

    疫情期間鄭州一些街頭重新出現了菜攤

 

    街區商業活動是城市商業活動的最小單元。觀察一個街區的商業復活過程,可以窺視疫情之下一個城市的商業生態演變過程,以及人們在此演變過程中的心理變化。本文以鄭州市一個小區周邊的街區商業為解剖標準,以一位大學老師的眼光來觀察并揭示疫情下的這種商業變局!鯑|方今報·猛犸新聞記者 李長需/文圖

 

    開放堂食才意味著街區商業恢復到常態

 

    坐在天倫路邊一家大盤雞店門口的方桌前,李杰和三四位朋友大口吃肉、大口喝酒。“這是我們自疫情以來的第一次聚餐。”李杰說。

    原本放假前,幾位朋友就約好了年后聚一聚,但因為疫情的到來,年后返回鄭州的他們,因為飯店堂食一直沒有開放,聚餐毫無著落。但在3月19日,鄭州市商務局、鄭州市市場監督管理局聯合下發《關于有序開放餐飲業堂食服務的通知》,要求市內各區(不含二七區)、開發區符合復工復業條件的餐飲企業,可根據通知要求開放堂食服務,這意味著飯店可以恢復堂食了。因而,3月22日晚,也就是堂食開放的第一個周末,他和朋友們約定在自己小區旁邊的這家大盤雞店,好好吃一頓。

    “在家憋了那么長時間,都憋壞了。猛一出來喝喝酒、聊聊天,別提有多爽。”在李杰看來,堂食的開放對于整個街區的商業恢復來說,頗具象征意義。盡管之前各個店鋪已經開業,包括餐飲業也可以打包帶走了,但在他看來,只有餐飲業開放堂食之后,才可以視為整個街區商業恢復到了正常的營業狀態。

    李杰是一位大學教師,在學校所教授的課程,正是經濟學;蛟S是職業習慣使然,他對日常生活中的經濟現象頗為關注。疫情來臨之后,未回老家的他就對他所在街區的商業經營情況進行了觀察。

    李杰所住的小區,是天倫路上的琥珀名城。該小區環繞三條馬路:一條是小區北側的天倫路,一條是小區南側的楊君路,一條是小區東側圍起來尚未施工的經三路延伸線。該小區周邊的商業店鋪,主要就是小區北側、東側、南側的臨街商鋪,以及在天倫路、楊君路上另一側的商鋪、市場等。粗略估計,該小區周邊的商業店鋪有六七十家。

 

    從跟風搶購到兩個蔬菜攤的出現

 

    在整個春節期間,該街區營業的店鋪有七八家。其中有兩三家是超市,除了丹尼斯超市屬于連鎖超市之外,其余的兩家為個體小超市;另外還在營業的,分別是煙酒店、糧油店和藥店。

    丹尼斯超市是小區居民最先選擇的購物場所,春節期間也從來沒有停過業。大年初二那天,因疫情緊張,該超市大部分商品被搶購一空。李杰當天中午聞訊也去搶購時,發現食品架上的方便面、面包、面條、大米、面粉等已成空架,蔬菜、水果等也被搶得差不多了。該店的店長告訴他,原本準備的蔬菜比較多,考慮到大年初二居民的購買力偏弱,便把兩車蔬菜調給了別的門店,沒想到剩下的上架不久便被搶購一空。

    沒搶到多少東西的李杰,當天下午5點經過一糧油店時,發現該糧油店開了門,便買了四五袋面粉、大米、各種雜糧等。該店店主稱,這些都是年前的囤貨,年前沒賣完正發愁,沒想到疫情一來便被搶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李杰說,由于封路及疫情變得嚴重等原因,春節期間,食品、蔬菜等曾經處在被搶購的狀態,后來口罩、酒精,以及感冒、發燒、咳嗽的藥也一度斷了貨。這一時期,經營此類產品的商鋪生意都不錯。

    但這種搶購風潮持續了不到一周,就漸趨平靜。一方面,跟政府加大了物資供應有關,另一方面,自大年初六(1月30日)開始,小區南門口擺起了兩個菜攤,從根本上解決了吃菜問題。

    李杰說,自春節后一直到整個2月份,其所在街區的商業狀態基本就是這樣。店鋪開門的不多,對應的是當時人流相對較小。因為春節,大部分居民回了農村老家或外出旅游,導致人流驟然減少。加上疫情的原因,那時走在大街上格外冷清。這種狀況即便在2月17日復工后,也沒有太大的變化。

    李杰說,他曾看到武漢大學中國鄉村治理研究中心在2月16日至19日完成的一項涉及河南、安徽等14省98個縣104個“零疫情村”勞動力流動情況的調查。該調查顯示,這一時期,一些村莊的勞動力有少數流出是在1月底,多發生在當地封閉之前,節后絕大部分村莊也是流出人口很少,個位數甚至零流出的村莊不在少數,總體比例不高于10%。

    李杰分析,這樣的人口流出形態,與街區這一時期絕大多數門店關門閉戶的商業形態基本吻合。

 

    街區商業復活

    從帳篷里的“理發店”開始

    李杰注意到,在2月初,他在小區南門斜對面一家小超市的門前,發現了一家“神奇”的理發店。這家“理發店”緊靠著超市存放貨物的帳篷,也是用一頂小帳篷搭建的,面積小得不能再小,放張椅子,坐個客人之后,僅夠理發師轉身而已。在這里不能洗發,僅能吹剪而已。但即便這樣,帳篷外也可以時?吹饺鍌人坐在小板凳上戴著口罩排隊的情形。

    雖然條件簡陋得不能再簡陋,且只比正規的門店便宜了5元錢(理發費15元),但因是“獨此一家”,這家“理發店”的生意還是相當不錯。

    李杰認為,這家“理發店”的出現很有意思,它打破了街區原有的“商業形態”,復活了“新”的商業形式,可視為該街區商業開始復活的象征。

    事實上,該街區“上規模”的商業復活,也是從理發店開始的。只不過,這些理發店的開業,比帳篷里的“理發店”晚了一個月左右。李杰注意到,這些理發店大約在3月10日開業,開業時要求很嚴。首先是證照齊全,其次就是要配備額溫槍測量體溫和消毒等。

    李杰經過這些店面時,見到各個理發店門口擺著一張小桌子,有人坐守著讓進店的人掃碼、測溫、登記身份證號、手機號,程序頗為嚴格。一家理發店的老板說,他聽說二月二(即2月24日)龍抬頭時讓開業,當天他打開門沒多長時間,就有四個人先后過來要求其關門。

 

    餐飲業的復活起到了鲇魚效應

    理發店的開業,固然讓生活方便了不少,但在李杰看來,他最在乎的還是胡辣湯店、燴面館、串串香店的開業。“你想想看,早上能夠喝到胡辣湯,中午能夠吃到燴面,晚上能夠擼上串串,對于鄭州人而言,是個什么概念?”

    在等待的日子里,有一天晚上10點多他到外面散步,居然在街道的一角發現了一輛賣紅薯的拖拉機。呼呼勁吹的冷風中,蜷縮在車斗紅薯上的賣紅薯大哥鼾聲如雷。李杰聽著這鼾聲,居然覺得格外親切。這或許意味著這片街區的活力就要恢復了。

    果然,在理發店開業四五天后,燴面館、胡辣湯店、串串香店、刀削面店等大小餐飲店鋪呼啦啦一下子都打開了門,只不過,只能打包帶走。盡管感覺怪怪的,但李杰仍然認為,餐飲店的開業,是這片街區商業復活的一個分水嶺,這意味著整個街區的商業就要全面復活了,人們疫情下緊繃的神經終于可以放下了。

    餐飲業的復活起到了鲇魚效應,接下來的幾天,豬肉店、雞鴨魚肉店、蔬菜店、童裝店、美容店、蛋糕店、修車店、女裝店、洗腳店、五金店等都開門了。街頭打燒餅的、賣炭木烤鴨的、賣烤雞腿的,也活躍起來。之前冷冷清清的大街,忽然間涌入了來來往往的人流,討價還價的聲音,又響起來了。至少從表面上看起來,李杰所在這片街區的商業生態基本復活了。

責任編輯:
有新聞想爆料?請登錄《今報網呼叫中心》( http://www.nrpkip.icu/call)、撥打新聞熱線0371-65830000,或登錄東方今報官方微信、微博(@東方今報)提供新聞線索,聯系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。
  • 時政
  • 河南
  • 社會
  • 民生
  • 財經
  • 教育
  • 行業
  • 綜合

東方今報|資源手冊|呼叫中心|聯系我們|版權聲明|法律顧問|廣告服務|技術服務中心

Copyright © 2005 - 2020 JINBW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
制作單位:東方今報·今報網編輯部  版權所有:東方今報社

關注我們
3d试机号牛材网 东北麻将技巧必胜 财神捕鱼输了几十万 贵州快3推荐天天计划 江西多乐彩开奖号码 美股模拟炒股软件 哈尔滨麻将窍门 英超历史最佳射手 双辽麻将下载心悦1角钱麻将 彩金捕鱼ol微信红包 四川熊猫麻将手机下